狐狸の窗

我本以为上帝夺走了我的一切,而在我的后半生中,我突然发现我丢失的一切,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2

我住在常年不下雪的南方城市,却在一睁一闭眼之间银装素裹。

我家院子里也覆盖了一层薄雪,上面还有一串可爱的小脚印。

那是小狐狸在那一晚过了几天之后,他咬着一个小袋子从我家院子进来留下的,一路轻盈的跳进我家。

我探头看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打蓝莓味的泡泡糖。

我哑然失笑,揉揉小狐狸的头顶“:谢谢你的礼物,这算是狐狸的报恩还是房租?”

小狐狸扒拉着袋子没有理我。

“我小时候,大人们常给我们讲狐狸报恩的故事”我顿了顿,“虽然报恩的方式基本都是以身相许。”

他抬头,神色复杂的看着我。

“咳”我尴尬的干咳一声,“:这么多糖,你是怎么拿到的?”小狐狸当然不可能会回答我的问题,我只是想挽救一下我不过脑子的话。

“你这是想长期定居么?这房租可真是.......”我扬扬手中的袋子,心里酝酿自己已经退化到小学词汇“:昂贵。”

小狐狸蓬松的尾巴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爪子往前一伸,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感情还是策划好了的?小狐狸那在空中悠晃的尾巴,看起来蓬松柔软,手感一定特别好!这笔交易......不亏。

即使亏我也愿意啊!

于是元旦的小长假,我都是在撸狐狸尾巴和伺候狐狸大爷和家里俩只动物中度过的。

后来假期一结束小狐狸就自己跑了,说来也奇怪,难道他也上班?

像我一样每天接受资本主义的压迫,一到公司就要忙的天旋地转,又要过着上层对你设计不满意你还要拍马屁狗腿的日子。

晚上十一点多我才结束掉今日份的工作,回家的路上的雪没来得及除干净,留下来些冰敷在上面,我走的比平时还要慢,还拐了个弯去超市买杯奶茶。

超市旁边的小巷子却引起了我的注意,里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奇怪的声音不是指那种,想歪面壁思过!)

类似于一种金属划在墙壁的声音,异常刺耳,里面夹杂着几句脏话。

我借着昏暗的路灯看了一眼,几个流里流气的人插着兜抽烟,为首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孩子,竟有几分纨绔子弟的姿态。

这附近有所高中,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里的学生带着小混混找同学的麻烦。

他们对面站着一位少年,他背对着光,样子我没太看清楚,看上去很是瘦弱。

哦豁,实力悬殊。

不能坐视不管。

“以多欺少?”我出声,成功让那群小混混的注意力集中在我这里,“这可不人道。”

“我劝你快点走。”为首的孩子拿下鼻梁上的眼镜,眼神狠戾,完全是另一幅模样,“不然连你跟着他一起进医院。”

我将奶茶放到一边,双手插兜,“进医院?几个小孩子还挺有胆量说这种话。”

让我没想到的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小混混突然拿着手上的棍子朝我夯过来,我往他脚下一扫,他居然就摔了出去!我顺势抬起一脚踩掉了他手上的棍子。

其实我还有点想笑,但为首的那个孩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憋住了。

“你们确定要继续?”我笑笑举起手机,屏幕亮起了电话薄的一页,“故意伤人可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你先动手了。”那孩子率先出口,想跟我兜圈子打心理战。

我踢踢滚到脚下的棍子,道“:没看见他要打我吗?我这是自卫行为,不够成犯罪。”

      那孩子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小混混们也面面相觑,他们没料到这个点会有人突然横插一脚。而我相信那孩子没什么资本,这边的高中都是公立,入学门槛很低,有钱有势的都在中心城区。

他们自知理亏,一下子就散了,而那个斯斯文文的孩子走出巷子还愤恨的看了我一眼,从鼻子哼出俩字“真丑。”随后就撞了一下我的肩膀趾高气扬的离去。

我毫不在意,脸上的烧伤早已被人唾弃多时,勉强还能辨认出一副比较清秀的脸。

“走吧。”我拍拍那个少年的肩膀“:快考试了,别跟他们混一起。”

他抬头看着我,紫蓝色的眼睛在昏暗处发出微弱的光,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情绪。

流动的空气也似乎挺了下来。

我也忽略掉他一闪而过的错愕。

我承认遇见唐祁时发生的事情就像言情小说一样,真的,很玄幻,就像男主和女主同时跑,再拐角摔在一起并且亲了上去,然后就盯着对方的眼睛陷入爱河。

这叫一见钟情。

而日久生情呢?

那都是一见钟情后的矜持。

就像我对唐祁一样。

相遇

12月28日,我遇见唐祁的日子,当时外面正狂风骤雨,冷风刮的人脸生疼,我顶着寒风回到家里。

    一进门就看到一团橙红色不明物体在我沙发上。

   噢,一只狐狸。

   狐狸??我沉默了。

   我早上上班时去的匆忙,还要送家里的一猫一狗去宠物医院做检查,好像忘了关窗户,小狐狸可能就是顺着窗户进来的。

   我家住一楼,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因为暴风雨躲进我家,一切看起来顺其自然。

   当时那个年少无知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是唐祁忘了给自己来个隐身的妖术被我发现后迫不得已只能维持本体形态。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有多么幸运。

    而我只是觉得家里又多了一只毛茸茸。

     我把小狐狸从沙发上抱起来,刚刚禁受过冷风摧残的手指触到小狐狸温暖的身体,我明显感觉到他抖了抖,下一秒我就看到他龇牙咧嘴扑过来咬我。

    一般人肯定会把手上这玩意丢地上吧。

    我独行其道,就杵着让他咬。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温热的感觉停留在手上的烧伤处。

    小狐狸没有咬我的手,反到安慰性的舔了舔

   我相信那时唐祁看到我的烧伤时有点被吓到或者于心不忍,虽然他从来不承认。

   “饿了没?”我不太善言语,从来只简易表达。

    小狐狸舔舔鼻子,算是一种默认。

    我把他揽在怀里,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小狐狸“:你能吃什么呢.....”

    从冰箱里抽出一盒鸡蛋和一块梅子肉来,肉沫蒸蛋,夏迪爱吃这个,狐狸和狗狗都是犬科,都会吃的吧?

   

     小狐狸蹲在一边看我做饭,等蛋羹出锅的时候,已经深夜12点多,我破天荒跟着小狐狸一起吃了晚餐。

    给他洗澡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意外,真的,一点点而已,他貌似不喜欢洗澡的样子,折腾了半天身上的衣服全湿了,我把小狐狸推到外面让他自己玩一会儿,自己去洗了个澡。

    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家伙舒舒服服的缩在我被子里。

   嘿,给你个杆子你还真就往上爬呐?

    小狐狸看着我

    我看着小狐狸

    我依靠着门框,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小团子,眼神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下来”二字。

    他头一偏,全然不顾。

     把他从床上抱下来,抱到给他铺的小窝前,“:今天将就一下,明天给你买个称心如意的。”

     他一脸不爽的

人的一生很短,等我回过神才发现上天留给我的时间所剩无几,我只能抓住最后,把我生命中遇见的最美好的事物,用笨拙的语言书写下。